南湖新聞網

中通國際香港 > 新聞 > 校園快訊 > 正文

傅廷棟院士獲評“全國脱貧攻堅先進個人”榮譽稱號

核心提示: 2月25日上午,全國脱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全國脱貧攻堅楷模榮譽稱號獲得者頒獎並發表重要講話。大會對全國脱貧攻堅先進個人、先進集體進行了表彰。華中農業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傅廷棟獲評“全國脱貧攻堅先進個人”榮譽稱號。

南湖新聞網訊(通訊員 油菜團隊)2月25日上午,全國脱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全國脱貧攻堅楷模榮譽稱號獲得者頒獎並發表重要講話。

習近平莊嚴宣告,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來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週年的重要時刻,我國脱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

大會對全國脱貧攻堅先進個人、先進集體進行了表彰。

華中農業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傅廷棟獲評“全國脱貧攻堅先進個人”榮譽稱號。

 

十字花科“傅科長”的扶貧故事

——全國脱貧攻堅先進個人推薦人選傅廷棟事蹟材料


他是院士,是我國著名油菜遺傳育種學家、國際雜交油菜的主要開拓者;他是全國勞模,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種業十大功勳人物,發現了國際上第一個有實用價值的油菜雄性不育類型。

他還是一名始終奮戰在扶貧一線的科學家,年過八旬,依然常年奔波在全國各地的油菜田裏,為國奉獻,為民服務,被老百姓親切地稱為“雨靴院士”。

他説,油菜花是世界上最美的花,而自己永遠只做十字花科的“傅科長”。一朵小小的油菜花背後,有傅廷棟一生的故事和一腔科技報國的熾熱情懷。

心繫蒼生:科研就得圍着農民打轉

在華中農業大學的師生中,流傳着“傅氏六件套”的説法——草帽、挎包、深筒靴、水壺、工作服、筆記本。這正是傅廷棟的“經典”裝扮。相比德高望重的“國寶級”學者,他更像在土地裏紮根的農民。

傅廷棟深入學習實踐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產業扶貧是穩定脱貧的根本之策”的重要論述,積極發揮戰略引領力,頂層設計產業發展,把油菜花變成老百姓實實在在的“脱貧花”“致富花”。幾十年來,傅廷棟始終堅持一個理念:“科研就得圍着農民打轉!”能滿足現代農業需要、得到農民認可,才是做科研的真意義。

他在調研中發現,七八月份收割完小麥,西北地區的土地就空着了,容易造成生態環境惡化,同時,農牧地區飼料嚴重短缺的情況也讓人揪心。1999年,他開始在位於“三區三州”國家深度貧困地區的甘肅和政試驗麥後複種飼料(綠肥)油菜,研究推廣雙低雜交油菜品種。自此,秋閒種飼料油菜,逐漸成為西北、東北多地的選擇。不但緩解了西北、東北秋冬青飼料不足的難題,而且增加了綠色覆蓋,這對種植業結構調整、發展畜牧業、生態扶貧和產業扶貧都有重要意義。21年來,和政縣油菜種植面積從2.5萬畝擴大到16萬畝,畝產從100公斤增至200公斤,品種全部實現優質化(低芥酸、低硫苷),雜交種全面普及。2019年11月,和政整縣脱貧摘帽;傅廷棟院士也被和政縣政府授予“榮譽市民”稱號。

近五年來,他又集成飼料油菜高產栽培技術和青貯技術,篩選出一批適合在不同生態區和鹽鹼地種植的飼料(綠肥)油菜品種,累計推廣麥後複種飼料(綠肥)油菜100多萬畝。飼油2號在新疆石河子鹽鹼荒地(PH值10.2-11.2,鹽鹼濃度0.3%-0.4%)大面積示範,畝產青飼料4-5噸(生長期60-70天),在浙江、蒼南填海荒地(鹽鹼濃度0.6%-1.0%)仍能正常生長,被農業農村部列為主推品種,為精準扶貧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

接力傳承:從油菜田裏走出200多名研究生

傅廷棟院士不僅自己幾十年如一日,紮根中國大地,潛心油菜研究,還把油菜花田當成了傳道授業的主戰場,立德樹人,言傳身教,堅持在田間地頭、生產一線培養學生、培育團隊,與學生和同事一道帶領百姓脱貧致富。近40年來,傅廷棟幾乎每年都要在西北農村夏繁基地工作一段時間,堅持與學生、技術人員同吃同住,一起走村串户、開展扶貧工作。他嚴於律己、寬厚待人、學風嚴謹,帶出了一支在國內外有重要影響的科研團隊、扶貧團隊,團隊現有博士17人、教授10人,先後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二等獎3項,省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8項,在全世界油菜領域發表SCI論文最多的10位作者中,來自傅廷棟院士團隊的有3人。迄今,傅廷棟院士團隊已培養畢業研究生500多名,許多已成為國內外油菜研究領域的學術帶頭人和扶貧骨幹;在曾經的國家深度貧困縣和政油菜基地工作過的有200多名油菜碩士、博士研究生。

近兩年,在傅廷棟院士的大力倡導和親自推動下,華中農業大學與甘肅和政在農業技術攻關、科技成果推廣、特色產業發展等領域全面合作,今年10月,雙方簽訂了在和政縣共建“華中農業大學臨夏現代農業研究院”“西北寒旱農業研究院”協議,合作內容從油菜拓展到其他作物、食用菌、先進農業、寒旱農業等諸多方面,必將為推動“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穩定脱貧、推動西北地區鄉村全面振興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傅廷棟院士和他的團隊、學生們以湖北荊門為基地,推廣高油酸品種,收購價每公斤比普通油菜高1-2元,農民積極性高,面積迅速擴大,2020年達30萬畝。荊門掇刀區的兩個村,2016年前常年種植油菜約6000畝,2017年因根腫病流行,大量田塊絕收,油菜面積一度萎縮到200畝,造成農田大面積撂荒。在傅廷棟院士團隊大力推廣抗根腫病油菜品種後,2020年油菜種植已恢復到近6000畝,為兩個村的農民帶來300多萬元增收。

老驥伏櫪:再發展1000萬畝飼料油菜是可能的

傅廷棟的心裏永遠想着油菜,想着讓油菜更好地服務人民。新疆有1億畝鹽鹼地,土壤養分嚴重不足。傅廷棟提出,對於重度鹽鹼地,可種植飼料油菜,第一季油菜翻耕作綠肥,第二季就可作飼料。在新疆北部,通過改良飼料油菜種植技術、推廣油菜新品種,農民在鹽鹼“花花田”上也能種出植物來;在新疆南部,飼料油菜技術簡單易上手,是農牧結合精準扶貧的好項目,保證農民在地裏有活幹,真正得實惠,特別是社會效益更加突出。

傅廷棟認為,通過科技創新推進精準扶貧,不應僅僅滿足於某項技術的提升,還要注重各學科之間的深度交叉融合,農牧結合的飼料油菜在鹽鹼地上的示範項目就是一個典型案例。他認為,科研成果最終要落實到產業應用上、落實到農民增收上。

油菜喜冷涼、耐鹽鹼,生長速度快於其它牧草,利用秋閒田、冬閒田和鹽鹼地種植,不影響農業生產,只要有每畝3噸以上的青飼料產量,效益是顯而易見的,而且延長地面綠色植被覆蓋2到3個月,對減少水、土流失都有重要作用。傅廷棟認為,飼料油菜能在幫助養殖户預防雪災方面發揮重要作用,“關鍵是要農牧結合,冬春青飼料貧乏,其它作物量不夠,進口飼料價格又昂貴,最好的解決辦法是養殖大户自己種植飼料油菜,做成青貯飼料,讓牲畜在冬天能夠吃上‘罐頭’。”對於小農户,傅廷棟認為,幼齡的果園也適合在果樹下種植飼料油菜,“簡單、易行,上手快、成本低”。

對廣大農民來説,在適宜種植的地區發展飼料油菜,可謂投資少、效益大,經濟賬很划算。當前,在農業部和湖北省農業廳的支持下,傅廷棟院士領銜的油菜科研團隊正在南方果園、冬閒田、河灘地大面積示範、推廣飼用油菜,作為雞、豬、牛、羊、兔、鵝的飼料或作綠肥。

傅廷棟預計,北方有2000-3000萬畝秋閒地、南方有4000-5000萬畝冬閒田,再發展1000萬畝飼料油菜是可能的,“可供生產三四千萬頭羊羔的青飼料。”

作為世界油菜研究領域的頂尖科學家、國家油菜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傅廷棟院士始終以服務人民為宗旨、以強農興農為己任,傾其所有、盡其所能投入脱貧攻堅,創造性地實踐了“圍繞一個特色產業,組建一個教授團隊,設立一個攻關項目,支持一個龍頭企業,帶動一批專業合作社,助推一方百姓脱貧致富”的“六個一”產業精準扶貧模式,累計推廣“雜優+雙低(低芥酸、低硫苷)”油菜1億畝,帶動數百萬計貧困人口穩定脱貧。

如今,從三楚大地到白山黑水,從長江兩岸到大美新疆,油菜花遍地怒放、美景連連,十字花科的“傅科長”仍然帶領他的團隊奔波於大江南北、青山綠水之間,繼續譜寫着新時代脱貧攻堅、鄉村振興的油菜篇章。

審核:魏鵬

責任編輯:匡敏